部落格

1

發想概述

去年五月,從雲南瀘沽湖徒步至四川亞丁,找了普米族表哥、彝族阿龍肩負馬幫、嚮導。

表哥大多帶領馬幫走在我們前頭控制馬幫速度,讓馬兒們不會太過疲憊。
陌生的城市人與大山裡的人,慢慢熟悉彼此,在與世隔離的漫漫長夜,圍著篝火,望著滿天的星星,喝著廉價的烈酒、抽著廉價的煙,因為語言關係,和他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幾天相處下,我學會把遠方吃草的馬叫回,自願協助餵馬,那晚,依舊在篝火邊喝酒。
「小花(領頭的騾子)再走個幾年就馱不動了,怎麼辦呢?」我問。
「那一天,當他走到亞丁草原,我就在那邊把他放生,辛苦了一輩子,幾乎沒有休息機會,終於可以自由的在草原吃草,不用幹粗活了。如果我之後去,他還認得我,我就給他點馬糧。」表哥用蹩腳的普通話說。
在即將滅掉的篝火旁,我忍住眼淚,給表哥一個微笑。
鑽入睡袋後,腦中浮出退休後的小花在大草原悠閒吃草的畫面,瞬間熱淚盈眶,事後當分享此事時依舊激動,為什麼流淚呢? 

計畫目的

川藏高原徒步是一般人較陌生的領域,透過徒步才有辦法進入保留完整的少數民族聚落,一路上有摩梭人、普米族、蒙古族、納西族、彝族、藏族等,大山裡這些未受過教育的人們與自然共存的生活方式充滿智慧,尤其當在高海拔惡劣環境,仍需放牧、採蟲草等求生活狀況下,人類與馬相互依賴與陪伴。

再次進山,這次將拉長徒步時間(去程與回程),更深入了解他們生活方式,並著重在馬夫與馬的關係,透過影像方式讓大部分的人看見這些逐漸消失人與自然密切共存的生活方式。

路線行程與規劃

這次將分為兩大部分:雲南瀘沽湖徒步至四川稻城亞丁、亞丁三怙主大轉山,會將這形成連接在一起,找瀘沽湖邊少數民族馬幫與藏族嚮導,放慢移動速度,高原上共將約待上20天。

一、雲南瀘沽湖徒步到四川稻城亞丁,八天高原徒。
1920年,美國探險家約瑟夫·洛克來到了中國,由雲南出發,開始了貢嘎嶺的探險之旅。
1928年3月,洛克從四川木里出發,穿越稻城、亞丁等地,深入貢嘎嶺地區,並在在《國家地理雜誌》發表了他撰寫的文章和拍攝的照片。
1933年4月,詹姆斯·希爾頓(James Hilton)以此約瑟夫·洛克穿越時的文章和照片為素材,尤其是洛克貢嘎嶺三座神山(仙乃日、央邁勇、夏諾多吉)的探險經歷,創作了著名的小說——《消失的地平線》(Lost Horizon),同時也在世界範圍內興起了尋找香格里拉的熱潮,約瑟夫·洛克探險時從木里穿越到貢嘎嶺地區的這條線路,就是後人所說「洛克線」,而這次我們徒步路線從木里南方的瀘沽湖出發,這些地方都尚未完全通車,因此必須徒步穿越通過。

二、亞丁三怙主大轉山,轉一圈約六天。
三怙主神山,堪稱稻城亞丁最震撼、最迷人的景致。三座神山各有特色:仙乃日(藏語意為「觀音菩薩」)如同金字塔一般鎮守大地;央邁勇(藏語意為「文殊菩薩」)則是三神山中最為崇高莊嚴的;日出日落時的夏諾多吉(藏語意為「金剛菩薩」)如同金山一般。
這次將選擇一般只有藏民才會選擇大轉山。

計畫實踐時間表

6/02

高雄—麗江,

6/03-04

麗江準備

6/05

麗江—瀘沽湖

6/06

瀘沽湖周邊環境探訪

6/07-08

瀘沽湖—溫泉鄉

6/09-10

溫泉鄉探訪,行前準備

6/10-18

溫泉鄉至亞丁徒步

6/19

亞丁休息

6/20-27

三怙主神山大轉山

6/28

亞丁—稻城

6/29-30

稻城休息,整理素材

7/01

稻城—成都

7/02-08

成都

7/09

成都—高雄

 

行程之特殊性與影響性

一、路線紀錄更新

透過徒步深入深山看到川藏路上的風景,尤其人文部分,一路少數民族的文化與熱情相助,這片是他們的土地,他們有滿滿與自然密切連結的智慧和生活方式。
這些文化與生活方式隨著開發與資本主義的主流思想,慢慢的消失中。

少數民族嚮導、馬夫大多沒有受過教育,不識字,平均普通話也不大好(依地區有些差異),不了解如何行銷或和外界聯繫,需要經過聯繫中間人(俱樂部或客棧)團費三分之二的抽成。

川藏高原徒步路線,除了商業團常開的基礎路線外,其他六日以上的高原徒步訊息匱乏,或是更新速度慢,訊息完整的分享少之又少,因為麻煩,多數人徒步後很少分享紀錄。

希望透過這次紀錄能將讓出大量勞動力、安全責任、馬幫有更合理的報酬。

二、探索人與自然的關係,紀錄片拍攝。
在高原徒步與攀登領域男女比例非常懸殊,因為須不舒適環境下持續行走,忍受高原反應等身體不適,野外露宿,女性因為生理因素所需的挑戰又更大。

山裡環境條件較為惡劣,人與自然的關係更加密切,生長在山裡頭的人有一套與自然(生物、動物)共存的方式,這是幾百年流傳下來的智慧,也因不易到達因此至今還保留這些文化,這也是身長在都市的孩子從會想像過的生活方式,多次走入川藏高原,每次讓我最有感觸的地方。

計畫擬定人:周千

本篇內容為計劃人提供

«back to news